一只YAYA

喻黄双花不拆不逆。脑洞大,文笔差,人还懒到天怒人怨。

评《溪山梦》

给 @风是隔岸花 的文评,很细腻的一片双花,吃我安利!

原文地址

http://blossomboo.lofter.com/post/1cbc469c_10e859c1

—————————————


  这是梦还是真实?

  初次读完这篇文章,对于文中作者未点明之处有些耿耿于怀。而结局看起来是happy ending,却又不算圆满,到底有些意难平。

  忍不住就想象了另一种可能性。

  如果孙哲平阻止了工程队砍树,如果山神未曾消失,那么故土依然如初,有情人终成眷属,双花也不必分离数年之后才迎来一个似是而非的相聚。

  为什么不能有美梦成真皆大欢喜?

左思右想之下再读一遍,试图从字里行间追索求证这种可能性。


  对于孙哲平来说,后山是什么?

  后山没有名字,村庄周围有千百座山,后山既不重要也不特殊。大人们的后山,就是一座普普通通的,可以为“建设”牺牲的山。

  可是后山,有偷鸡的黄皮子,有腥味的狐狸,有夏天在茅厕听见的野兽叫声,也有冬天雪地上深深浅浅的脚印。别的山上可能也有这些,但后山,是少年孙哲平一个人的冒险。

  山神和孙哲平的不期而遇,像是一场梦。

  美梦向来易醒。

 
  世界有两种模样。 
  小孩子的世界里,要有千奇百怪的动物和脚印,要有神秘莫测的怪力乱神,要为写不完的作业苦恼,也要为一座山哭泣。小孩子的世界真实又魔幻。大人呢,只要抓生产,搞建设,只讲效率和利益。大人不问为什么,小孩子问了,自己不懂,也不要小孩子懂。懂得“妥协”和“顺从”才是聪明人。 
  山神是梦还是真实好像没那么重要了,现实比梦境更荒诞。 
 
  还好,孙哲平是幸运的,比这个世界上的大多数人都要幸运。现实往往不能如人所愿,悲而不能欢,离而不能合,破镜之后就无法再圆。哪怕无关生死,平常人离别后能再“巧遇”可能就要用尽一生的运气。 

幸好,作者还留有一分理想和浪漫,在数年后,又还给孙哲平一个“熟悉的少年”,我愿意相信他就是山神。过程或许并不圆满,好在未做完的梦总算可以继续。


  愿好梦不再醒。 


——————

拖了很多天,有很多想写的,结果笔力不足写成了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啊真是自己读起来都觉得尴尬,不过这篇文是真的很棒啊,人物刻画的很细腻,剧情简简单单又魔幻现实的感觉。最喜欢的还是对细节的描写吧,生活

有种温暖的烟火气,可能是真的发生过吧。

本来应该正文里写出来的,结果还是要在这里絮絮叨叨。不管怎么说,我爱你,也爱你的文字,爱双花,爱你文字里的双花。世界上最好的都在这里了。

【喻黄/双花】全国人民都在拆cp[13]


大一下半学期,由于某些不可为外人道的原因,黄少天和张佳乐双方面冷战了两个月。倒也不是不想和好,不过两人的尝试皆因尴尬而失败。

随着黄少天痴迷梦中情人日渐消瘦,张佳乐率先迈出了友情的一小步,爱情的一大步。

他带着黄少天去孙导片场探班了——喻文州又演了个男二。

张佳乐也没解释,打了个电话,拽着黄少天就去了片场。

活生生的喻文州出现在了黄少天眼前。

黄少天握住张佳乐的手,狠狠捏了一把。

“张佳乐你看到了吗?!喻文州!活生生的!他笑了他笑了他是在冲我笑吗他我过来了我好像要窒息了怎么办救命!他在发光!”

张佳乐嫌弃的甩手,转头对孙导眨眨眼睛,“孙哥,给你添麻烦了。”态度转变非常之迅速!

“那你打算怎么补偿呢?”——孙哲平当然没有这么说。

他只是揉了揉张佳乐的头发,说,“不麻烦,叫我一声哥就够本了。”

-TBC-

现在的大孙还是个铮铮铁骨的直男!

自认为是一个非常称职的大哥!

以及一个语无伦次神魂颠倒的少天!

【喻黄/双花】全国人民都在拆cp[12]

[12]

@
总之,大一的一年,“乐天”cp风靡全校,同人图文占领了校园论坛的半壁江山。

与此同时,娱乐圈某喻姓演员被孙导选作男二,新片上映后人气稳步上升。

黄少天和张佳乐正好一起去看了这部电影,黄少天对男二先生惊为天人,人生第二次有了梦中情人——广义计算的话。

男二先生颜好身材也好,黄少天尤其情人眼里出西施,觉得男二先生眼睛鼻子嘴巴哪里都好看,尤其眼睛,温柔得让人想起夜空。男二先生的胸肌腹肌好看,典型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一双腿更是长的不科学。

最为难得,男二先生还有把好嗓子。黄少天评论:听着就x了。

“喻文州十全十美!”——来自粉丝滤镜厚度max的黄少天。虽然其实这么讲也没错。

-TBC-

和懒惰分手了!希望再也不会复合!

少天17岁生日快乐♡

这是喜欢你的第四年,也是喜欢喻黄的第四年。自从认识你,我简直想不出任何不喜欢上你的理由。你像颗小太阳,灿烂夺目,熠熠生辉,只要想到你,心情就会莫名的好起来。
祝愿少天在接下来的一年和所有年里,都能一直耀眼温暖下去,我还可以在下一个四年继续爱你。
最可爱的少天,生日快乐!

ps:美妙的夜晚就交给喻队来享用吧^_^

贺文赶不完了,过后补上,给天天磕头orz

【喻黄/双花】全国人民都在拆cp [11]


[11]

第二天,张佳乐试图勾肩搭背。

黄少天迟疑:我觉得这不太好两个大男人靠这么近看上去就给里给气的。

张佳乐强行搂过:靠的近算什么,直男互相撸都不心虚。

黄少天心想,身为直男我可能不太合格。

如此几日,一切照旧。

黄少天翻看论坛,转头怒目而视。

张佳乐无辜对视。

黄少天一口气念完:[哇哦这几天都炒成这个样子他俩也没什么反应还是如胶似漆卿卿我我不会真的是有情况吧我看好他们!]

重复重读:如、胶、似、漆!

张佳乐毫无羞耻之心:想开点,直男卖腐很平常的,大家不会当真。

黄少天心想,世风日下人心不古这个藏污纳垢的社会需要一些真善美的春风来洗涤了。

-TBC-

没弃坑,失踪人口回来了。

换手机忘备份,大纲没了,可以放飞自己了x

今天的喻和孙依然没戏份。

【双花】还复来(叁)

基友的文,很可爱的故事。 @风是隔岸花

风是隔岸花:

*一个我流武侠,伤退大侠x离休小魔头的伪·种田日常





孙哲平醒来时天已经亮了。厢房建在背阳处,日光依然钻进窗沿静静停在枕边,予他一种世界明快的错觉。桌子上放着最后一碗汤药,仍在微微冒着热气,昭示有人刚来过不久。他曾问张佳乐这药安神效果是否太过强烈,得来后者一个“你懂什么”的眼神。

“你需要调养。我还能害你么?”

张佳乐自然没理由害他。孙哲平只好依了这些说辞,以往风吹草动都要醒,现在连别人何时进出都不知。有时候白天在什么地方抓住一个素色背影,张佳乐总能在他走过去之前发现他,扔给他一点力所能及的活计,让他不至于太无聊。

缘何无聊?潇洒侠客与田舍汉,倘若真要他选一个,竟然也无法立刻抉择。或许在这小院里的生活太过惬意,使他依稀生出一点留恋的感觉。他走出门去到厨房井边掬水洗脸,抬头看见张佳乐在桃树下姿势娴熟地捉住一只吵闹的信鸽。他觉得自己也像一只受伤的飞鸟,被这个人和这一方天地合力捕获,在安稳闲适的时光中险些失去了飞翔的愿望。

“帮我拿些谷子来。”

那鸽子长得肥美,以不符合体态的矫健身姿扑到孙哲平手心里。狸猫趴在旁边看得直淌口水,直到鸽子心满意足飞走,方才悻悻作罢。张佳乐在一边皱着眉头看那一封长信,读了一半便失去了耐心,揉皱了纸却无处可扔,索性丢到了孙哲平怀里。

他荷起锄头风一样地飘走,孙哲平在他后头展开那信,看见一团被短窄信纸逼得缩手缩脚的小字。字写得十分飞扬,内容却繁杂无味,从集市上桂花糕写到花楼姑娘,看了几行便再也读不下去。孙哲平最后瞄了一眼,将信妥帖抚平,找到花圃里埋头浇水的张佳乐,对他扬了扬手。

“你那友人要来找你叙旧。”

张佳乐愣怔片刻,跳到他身边夺过信纸反复看了又看。孙哲平好心提醒他:“在最后一段。”张佳乐将信读完,终于叹着气把它收进袖袋里。

“明日本该启程,又得为他耽搁一日。”

孙哲平看他眼睛发亮,颇有点期盼的意思,只微笑着并不言语。想知道张佳乐是什么心情,只要看他的神色,不需听他说的话——这是孙哲平在这短短一月之内的体悟。

张佳乐剐了他一眼,险些没绷紧嘴角,板着脸悠然飘走了。有些人看着锋利,内里却柔软易懂。孙哲平想,他可能就是其中一个。


翌日黄昏。那年轻人到来之际,孙哲平正巧拆下纱布。他赤裸上身清洗完伤疤,一转角便看见一双陌生眼睛,目光中有些复杂神色。他心知吓到了人,抱歉地微笑一下,没来得及说话,便被对面迎上来的张佳乐一起逮住了。

“你,跟我走一趟——”张佳乐招呼他,同时眼疾手快地揪住另一人的衣摆。“黄少天,你也别想跑。”

余下的时间里,孙哲平在厨房里清理食材,那叫做黄少天的年轻人则被派去洗碗碟。他一身褐色短打,五官清俊,精神气十足,洗洗刷刷颇有干劲,与孙哲平聊得开怀。

“我前段时间接手去滇南的运镖生意,平安抵达后有点空闲,就正好来看一眼。”黄少天声音轻快,话语和着流水声不断涌进孙哲平的耳朵,令他想起昨日那封令人头痛的信。那青年镖头犹自滔滔不绝:“你一定不知道,这一路上道途险阻,危险非常。有一回镖车行至深山,前有匪帮后有野兽,多亏我英明决断,这才有惊无险……”

孙哲平偶尔应上几声,手里动作不停。他是不进厨房的人,五指只会拿刀,指甲修得整洁,指根处有一片不薄不厚的茧。他不很熟练地将菜择完,琢磨着怎样把鱼开膛破肚。张佳乐出现得正是时候,从他手底下顺走那条鱼,示意他们都可以走了,不要在这里添麻烦。

黄少天熟门熟路,去花圃里摘了一小把香草扔进锅里,与孙哲平一起坐在桌边看他在角落里忙活。张佳乐手持一柄精致小刀除腮去鳞,不多时就收拾好,接着去忙别的活计。

孙哲平看着一袭白衣于灶台之间游刃有余地穿梭,觉得这个场景很是赏心悦目。黄少天却盯着那双切菜的手,摇摇头给他倒上一碗自己带来的酒。

“那把菜刀是我送给他的。”他夸张叹道:“这样好看的一双手,干些什么不好,非要端盘子擎碗。”

张佳乐恰好捧着一摞汤碗走来,孙哲平看见他眉目舒展,鼻尖上沾了一点温柔水汽。那修长手指攀在碗沿的姿态像一幅画,提着水壶的动作也分外舒展;侍弄花草时,教人难以分辨素白皮肤和娇嫩花瓣哪个更加引人注目。

怎么就不好呢?

黄少天似乎读懂孙哲平脸上不解神色,看了一眼来人,把余话咽回了肚子里。张佳乐把东西往他面前不轻不重一放:“我可知道有人能制住你这张嘴。”面上却有隐约笑意。

黄少天嘻嘻一笑:“我这不是心疼你么。”一边动作迅速地去舀汤。张佳乐拍落他手中一筷子鱼肚肉,把碗朝孙哲平一推:“你吃。”

孙哲平看着两人斗嘴,觉得这小园里腾起了一股令人愉快的热闹气。真正生动的人能够令没有生命的东西生动,自俗世烟火里穿过,也能一尘不染。一顿饱餐后已经入夜,黄少天站在中庭里揉揉肚子,心满意足地轻轻打了个酒嗝。

“这里总归是他一个人的,平日里肯定神气着呢。”他笑着朝孙哲平投出探询眼光,“是不是?”

随后却不期望他回答似的耸肩,“我真想不到他会跟你一起出去。”

“我做过什么你想得到的事情?”张佳乐推门出来向他挑眉,转头跟孙哲平道声晚安,叮嘱他好生休息,明早上路。他喝的酒不多,此刻依稀却有醉意,合衣躺在榻上,竟然安静睡去。

这或许是他刀刃底下江湖生涯里,所少见的太平时光中的最后一刻。而他并未多做留恋亦或生出不符合身份的伤感,前方路途可能并不遥远,但总归还要前行。

月上中天,秋虫低鸣。或许令他醉的并不是酒,而是不远处屋内映出的一点灯光。


-TBC-

我是否应该加一点细节描写…被挥之不去的流水账感席卷,想让他们谈恋爱但是又忙剧情线,呜哇


黄少的信件内容:
佳乐卿卿,见字如晤。 (没有
醒来觉得甚是想你……(不是

(老孙默默抽出大剑

失踪到11号

考试周失踪,可能偶尔更,愿意等的十分感谢。

【喻黄/双花】全国人民都在拆cp [10]


10.

黄少天回到寝室。

张佳乐看看电脑,再看看黄少天,又看看电脑,又看看黄少天,露出了和善的笑容。

黄少天:你又在笑什么为什么我觉得你非常的不怀好意幸灾乐祸?

张佳乐:我没有我不是,你自己来看。

黄少天凑过去看:语言学课上看见两个好萌的学弟……互动超甜……傲娇和健气话唠……靠靠靠这什么玩意!我们俩哪里基了你说说!

张佳乐念出来:扎小辫的绝对是攻。

黄少天:这我就不服气了啊说我是gay就算了起码是攻啊!比你还受简直耻辱!

张佳乐又念一遍:扎小辫的绝对是攻。

黄少天:……你不觉得这非常的给里给气吗?我要去发帖澄清一下我充满了直男的阳刚之气!

张佳乐:澄清才显得心虚,直男开的起玩笑,过几天就没人讨论了。

黄少天很怀疑:你确定?

张佳乐信誓旦旦:非常确定!

——————论坛的分割线——————

【语文学概论上看见两个好萌的学弟!有认识他俩的吗求科普】
RT,他俩每次都坐在第三排靠左,简直形影不离互动超甜,傲娇x健气话唠,我真的是腐眼看人基吗
(1. JPG)
(2. JPG)
附猥琐偷拍照两张,ps. 扎小辫儿的那个绝对是攻!
1L
跟他们一个系的,lz不是腐眼看人基,他俩是真基,据说一个宿舍的
2L
一哥威武!别走再多聊聊嘛看到俩养眼小哥哥不容易
3L
我嗅到了成吨糖的甜味
4L
呼唤一哥!!!这小辫子我感觉哪里见过
5L
来了,我是1L,其实跟他们也不太熟,不过……

(省略科普和讨论5000字)

-TBC-

校内论坛来自 @风是隔岸花 ,顺便安利下她的双花文,非常的可爱!

今天的乐是一个装直男得心应手的乐。
今天的天是一个自认宇宙第一直的天。

【喻黄/双花】全国人民都在拆cp [09]


09.

黄少天语气怀疑:虽然这么说女孩子可能不太礼貌但我还是要说我觉得我们可能遇到了一群变态。

张佳乐语气肯定:我觉得不是可能完全就是一群变态!

黄少天和隔壁寝室的吐槽这事。

男生表情怪异吞吞吐吐:哥们,你要不……看看校内论坛去。

黄少天急切追问:怎么了怎么了别人也遇到她们了?

男生面带难色:我不好说,你自己去看。

隔壁直男觉得不太说的出口。

给里给气的。

-TBC-

“乐天”的起源史。

今天没了,明天继续。

瘫。

【喻黄/双花】全国人民都在拆cp [08]


08.

说到大学,张佳乐和黄少天上了同一所大学的同一个专业,分到了同一个班,睡在同一个寝室。

cp粉说,这是上天赐予的缘分。

可能是脾性相投,两人迅速成为了同进同出的好哥们。

然后迅速的成为了校内论坛一大话题,cp粉满天飞。学姐学妹们路遇二人,脸蛋红红神色兴奋,嘴角略带诡异笑容。

黄少天和张佳乐毛骨悚然,四目相对。

黄少天:她们怎么回事笑的我浑身发毛她们是在看我们吗?

张佳乐:我觉得是在看我们,但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

黄少天双臂紧抱哆嗦了一下:算了算了我们赶紧回去吧我觉得很不安啊。

张佳乐也哆嗦了一下:我也觉得,赶紧走吧。

-TBC-

开始追忆往昔